注册送88元体验金-51CTO读书频道_宗申·比亚乔

注册送88元体验金

2017年08月08日 19:01 来源:剧情之家

毛巾啪嗒一声掉在地上滚了两群,散开之后露出里面的庐山真面目。

“什么?”朗曼夫人的儿媳妇惊呼,然后低声吐槽:“这么英俊出色的未婚夫,你竟然不要?”天呐,真是暴殄天物!

克雷格教授把秦雨阳介绍给其他老师的时候,各位老师一是惊讶这位年轻狼族的出色,二是惊讶他的身份。

“操!”老井转身踢了一脚身旁的垃圾桶,整个塑料垃圾桶飞了出去。

“说句对不起会死吗?”秦雨阳嘴贱。

“九点钟来嘉悦律师事务所签协议书。”季若然冰冷的声音从电话中传来。

结果当然是挨了父母兄长的一顿臭骂。

秦雨阳做不到,他要是能做到的话,早就自己去过逍遥的日子,并且连原主的父母也一并抛弃。

“我来帮您吧。”景煊带着迫切的心,掏出自己的红宝石丝带,把宠物牌摘掉,小心翼翼地绑住让人爱不释手的长发。

会继续找个门当户对的对象结婚吧?

听声音确实是个男的,黄毛就笑着嘀咕了一句:“这风向真挺好。”长得好看的都去搞基了,剩下的妞就没人抢了。

沈慕川及时阻止他:“别挂,让老井接电话。”

苏冉秋说不是:“九八的。”离零零后还差两年。

“不用怕,等着数钱。”秦雨阳一边控车一边漫不经心地道,久违的奔跑,其实没有让他有热血沸腾的感觉,反而下定决心以后还是少跑为妙。

“先吃饭吧。”秦父沉声发话。

“总得洗个脸,擦擦屁.股。”秦雨阳说着,转身又走了。

“我想亲一下您的双唇。”景煊说。

“……”沈慕川咬牙切齿地卧倒,难以置信自己竟然干不过一个年纪比自己小的公子哥,这怎么可能?

突然对方一个迅猛的动作,把自己反摁在某种坚.硬岩石堆砌的墙上,微带麝香的气息扑面而来,停在鼻尖对面:“您就是那只走失的宠物吧?”

俩个人没有过多的腻歪,穿戴整齐之后,简单亲了一下就各自离开。

“……”秦雨阳不是滋味地想,如果我俩的原型调换一下就好了,那才符合我秦雨阳顶天立地的风格。

“秦雨阳。”要是一直这样有耐心哄他该多好。

“不管你稀不稀罕。”秦雨阳说道,然后恢复没心没肺的样子,陪着苏冉秋一起等待。

还瘫痪在枕头上的秦雨阳,顶着头上的呆毛感叹,这个男人的一举一动真是赏心悦目,一看就是教养很好的绅士。

“好的,蒋楦。”秦雨阳握住那只好看的手:“我叫秦雨阳,路上辛苦了。”

蒋楦追到了电梯里面去:“同路。”

吃相跟优雅一点都不沾边,但是也不难看,只会让人觉得率真,生动。

等文件还得好几天,魏临得了朋友的准确消息,立刻打电话给沈慕川:“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,你想先听哪个?”

“帮我登记一下,谢谢。”

总裁哥哥思忖了片刻,选择吃粉,饭留着晚上吃。

今天正式交接工作,秦雨阳处理完这边的事情,就带着自己的私人物品离开了公司。

“……”他一上来野蛮霸道的作风,弄得秦雨阳崩溃,十分后悔自己刚才嘴贱:“沈慕川!”

“小混蛋,知道错了吧?”秦妈一边心疼一边骂道,努力忍住泪意,以免花了脸上的妆容。

真的假的?

还记得上次首富公子做的坏事吗,龙对自己的味道异常敏.感,就算用肥皂搓了两遍,在段时间内,毛团身上还是带着属于他的味道。

他记得这两个人共同抚养一只宠物。

“慕川……”回头发现,沈慕川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安检员的双手。

沈慕川面露疑惑,依言凑过去:“你说。”

“哇,秦先生选杯子和毛巾的画面太暖了,要不要拍点照片给川哥看?”现在跟踪的几个人都知道,秦雨阳和沈慕川是一对被现实拆散的苦鸳鸯,平时见一面挺难的。

“你怎么能这样说你弟弟?”秦妈凶巴巴地看着大儿子。

“……”景煊刚得了便宜,没空跟他计较这种问题,自然是他说什么就是什么。

吩咐完毕之后,沈慕川满脸疲惫,扭头对老井说:“公司交给你,我回家一趟。”

当初他还没有交付真心的时候,总是横眉竖眼,冷言冷语。

“小秋哥……”黄毛想说句话,秦雨阳开口给他拦住,淡淡问了句:“你真不去?”

“别在这杵着了。”沈慕川斜了他一眼:“没什么事就回去,我这几天不在,公司还要靠你。”

看见对方之后,两个人都诧异了一下,不知道怎么说,原本平平淡淡也没有所谓感情的会面,竟然硬生生被一系列的意外营造出了感觉。

想到这里,老井抹了把脸,开车去警察局。

“秦雨阳,你搞什么?”大佬蹙着眉头,像条吃到半饱的鳄鱼一样看着他。

“以后学费我帮你赚。”秦雨阳承诺道,心里给自己定下目标,最迟一个月内,要帮苏冉秋赚到足够读书生活的钱,才能安心地离开。

“你想入读第一大学吗?孩子?”克雷格教授眼神温柔地看着他。

不过这个犯人死有余辜,进了监狱还不老实,还在继续犯罪。

开心地上了秦雨阳的车,在车上吃着路边买的手抓饼,头一次觉得许巍大叔的歌真好听。

“这,是风?”克雷格惊讶地张大嘴.巴,不过,这也是狼族的本领,不足为奇。

两分钟之后,只见他动作潇洒地扔了烟屁.股,然后拿起筷子,一个人埋头吃饭。

他的意思就是, 他刚才已经听见了门口的动静。

回到牢房,沈慕川很平静,既没有撕秦雨阳的照片,也没有折腾自己的手脚,他只是眼神阴鸷,充满戾气,浑身上下散发着让人不寒而栗的气息。

皱眉,自己好像一不小心接下了一个重担。

“这么快?”秦雨阳抽空喃了句,他现在还很忙。

对方什么都还没说,他就伸手把戒指盒端了,怕秦雨阳后悔似的。

责编: